孕妇吃杯面和烧烤哪个更不好-jo82z4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9
  • 来源:
 NASA的工程师猜的确实很准。

 相比起其它再入式航天器,祥瑞号在返航时可以支配的燃料确实多的有点不像话了。

 21%的工质剩余,可能不够从地表飞到近地轨道,但将航天器加速到第二宇宙加速度离开地月系统,并且直奔火星还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当从100公里的“再入段”进入高度20公里的“着陆段”之后,祥瑞号的速度已经在空气阻力和引擎的混合作用下,降低至了7马赫。而此刻所处位置,已经是华国西域领空。

 到了这个速度,成功着陆基本上已经没有悬念了。

 俄罗斯航天局。

 看着雷达屏幕上的那个高速移动的绿点,穿着黑色西装、面容威严的男人脸上闪过了一丝失望。

 如果祥瑞号坠落在俄罗斯境内或者是太平洋的话,他当然不介意“帮”华国人一把。只是可惜,看来上帝并没有给他向“老朋友们”伸出援手的机会。

 剩下的东西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。

 到了这个高度和这个速度,就算是他也有自信能把这玩意儿开回去。

 “让太平洋舰队取消待命。”

 穿着俄罗斯军服,站在他旁边的男人立正行了个军礼。

 “是。”

 ……

 幽蓝色的弧光自云端浮现,如同驾着七彩祥云而来,银色的祥瑞号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。

 此时此刻,金陵航天发射中心,地面指挥部内已经是欢呼声一片。

 随着那声“发射任务圆满成功”的声音响起,看到站在控制台前的总工程师侯光摘下了戴在头上的耳麦,指挥部内的工作人员顿时像一口气憋了很久似得,爆发出了振奋地欢呼声。

 这24小时,他们几乎是轮班倒地坚守在岗位上,不少人合眼的时间甚至不到两小时,有人的人更是从一开始便没有睡过。

 毕竟,这是祥瑞号的处.女航。

 对于他们而言,这架凝聚着世界最先进聚变技术与电推进技术的空天飞机,就像是他们的孩子一样。

 更不要说,陆教授还在上面。

 不少人甚至已经将耳麦扔在了桌子上,从指挥室内跑去了外面的发射场,去迎接他们的英雄。

 从昨天晚上赶来便站在这里的陈玉珊,此刻已经是热泪盈眶。

 担心了一宿没睡,总算是平安回来了。

 站在指挥室门口旁边,肩上挎着一只便携式医疗箱的颜妍瞟了那个女人一眼,又看了眼同样站在门边上的王鹏,不由揶揄了一句。

 “那家伙,这回给你添的麻烦不小吧?”

 “还行,”王鹏叹了口气,伸手去摸兜里的烟,但忽然想到这里禁烟,于是又默默的把手收了回来,“上面也知道这家伙的事儿不好处理,没有太为难我。”

 顶多,只是在电话里把他训了一顿。

 颜妍不敢相信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“就这?没处分?我不信。”

 “真没有……”王鹏迟疑了下,随即做了个无奈的表情,“好吧,大概年终奖又没了……说实话,在他旁边待了这么久,我都没指望过这玩意儿。”

 颜妍笑着摇了摇头,看向了那个叫陈玉珊的女人,视线跟着她的脚步一起飘向了门口。

 “走了,我们也过去吧……但愿这回他没把自己搞成个半身不遂。”

 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杨光标,咳嗽了一声说道。

 “算我求你,别乌鸦嘴了。”

 上次可控聚变工程现场发生的事情,他今天依旧是记忆犹新。

 ……

 引擎关闭。

 起落架放下,重重地触在地面,承载着降落的航天飞机,沿着跑道滑行。

 紧接着两对减速伞向后齐齐喷出,聂云心中那根绷紧到极限的弦,总算是缓缓松弛了下来。

 双手离开了操控握把,他脱力似得靠在了座椅上,这时才感觉到,自己背后已经完全湿透。只有他自己才清楚,这24+2个小时里,他究竟承担了怎样的责任,以及怎样的压力。

 不过这一切总算是迎来了最后的胜利。

 恍然间,他用余光看见了,那些向飞机奔来的人们。

 有发射中心的地勤人员,有指挥部的工程师,也有CTV的记者之类的……

 那疲惫的脸上总算是浮现了一丝笑容,他忽然回忆起了J-20首次试飞的那一天。

 “简直像是做梦一样……”

 与聂云不同的是,陆舟倒是没有将时间花在多愁善感上。

 已经离开乘员座位的他已经站在了舷窗前,正盯着窗外的机翼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 注意到了他脸上的表情,聂云随口问道。

 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“问题不大,”思忖了片刻之后,陆舟继续说道,“不过机翼和引擎的设计看来还是需要重新调整下。”

 “……我觉得已经很不错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