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台烧烤哪个好吃-2d7a0f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5
  • 来源:
 到了酒店之后,陆舟刚放下的行李箱,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会儿,便被罗师兄拉去了酒店顶楼的餐厅。

 现在还不到晚饭时间,不过对于下午茶来说却刚刚好。

 很多学者都有在下午茶的时候交流学术问题的习惯,尤其是在学术会议上,原本不喝下午茶的人,也会习惯性的在这个时间点来到餐厅。

 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虽然交了注册费之后,主办方承包了食宿费用,带这食宿费用里面却不包含咖啡和下午茶的糕点。

 刚满足了小艾,又申请了国际专利,陆舟还是有些囊中羞涩的。

 这次来美国,他身上就揣了五百张富兰克林,就等着那柯尔奖的10万美元奖金,来补贴一下日常开销了。

 在顶楼的餐厅,罗师兄带着陆舟去了咖啡厅角落的一桌。

 角落的那一桌上,坐着一位肤色略深、个头偏矮的老外,正对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,研究着什么,

 明显和这位认识,罗文轩走过去和他打了声招呼,笑着向陆舟介绍道:“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的师兄,乔治·威廉姆斯!”

 看到陆舟,乔治眼睛一亮,笑着站起身来,主动伸出手说道:“很高兴认识你,我看过你在普林斯顿学术会议上的那场报告,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,依旧令我印象深刻。”

 “陆舟,我也很高兴认识你。”简短地做了自我介绍,陆舟握住他的手晃了晃,笑着说道,“你是研究数学物理的吗?”

 乔治:“不,我学的是经济学。”

 “经济学?这是一门很有前途的专业……”陆舟意外的看了这位乔治先生一眼,继续说道,“可是你的导师不是威滕教授吗?”

 罗师兄笑着说:“威滕先生研究的领域可不只是数学物理,他本科学的是历史,硕士学的是经济学,去年还带了个学历史的硕士,不过今年已经毕业了,去了斯坦福大学。”

 陆舟:“牛逼……”

 历史出身的经济学家改去研究物理,然后拿了数学界的最高荣誉之一菲尔兹奖?如果几个世纪以后弦理论被证明,他还将成为“未来物理学”的奠基人?

 这么一比较,陆舟总感觉,比起自己,这家伙才像是开了挂的。

 乔治问道:“这次的学术会议,你会上台做报告吗?”

 陆舟谦虚道:“这次还是算了,我只是来当一名听众的。”

 罗师兄吹了声口哨:“再顺便发表个获奖感言。”

 “咳!”

 咳嗽了一声,陆舟扔了他一个提醒的眼神。

 乔治笑着说:“伙计,别紧张,我们都知道这个奖一定属于你,没有任何悬念。光是孪生素数猜想,你便已经配得上这份荣耀,更不要说波利尼亚克猜想这种级别的难题。如果联邦数学学会把这个奖颁给别人,我相信很多人都会不服气。”

 听到这话,陆舟除了笑一笑之外,也不知道该作何表情。

 这次获奖还真是一点悬念都没有了,甚至连研究经济学的“外行”都认为,这个奖非他莫属了。

 ……

 伯克利分校是个很牛叉的地方,尤其是它的数学系,虽然和底蕴浓厚的普林斯顿还有一点差距,也是北美前三,世界前五的存在。

 已故的陈省身老先生,便曾在这里任教。还有向陆舟颁奖的邱老先生,也是在这里获得的博士学位。

 以及,被称为“数界的莫扎特”的陶哲轩,便是在这里任教。

 这些天来,陆舟也没去别的地方,整天没事就在伯克利分校的校园里四处闲逛。至于下午的时候,他基本上都会出现在顶楼的餐厅。

 虽然很少主动参与和其它人的讨论,但从其它人的讨论中,也是能学到不少东西。

 参加这个年末学术会议的大牛很多,甚至比普林斯顿的那场学术会议还多。

 大家闷头研究了一年,总得找个地方吹吹牛,炫耀炫耀。

 当然,不只是炫耀。

 强者之间的学术讨论,所产生的思维碰撞,擦出的火花也是不一般的强烈。一些新颖的观点虽然不一定正确,但往往却具备很大的启发性。

 对于陆舟而言,哪怕是坐在这里喝杯咖啡,得到的收获,都比得上完完整整听一场讲座了。

 安静地等待了三天,这场学术会议终于是拉开了帷幕。

 会议的开幕式,在伯克利分校的阶梯会议室举行。

 在开幕式上,本届联邦数学学会会长弗朗西斯老先生站在台上,扶正了话筒,用那缓慢而平稳的声音说道。

 “今年是不平凡的一年。”

 “数论领域,来自华国金陵大学的硕士生陆舟,解决了孪生素数猜想和波利尼亚克猜想,并分别对筛法理论进行了拓扑学原理补充,以及创造了名为‘群构法’的数论研究工具。”

 “代数领域,来自德国的彼得·舒尔茨,通过自创的P.S理论,解决了抽象代数中著名的Weight-monodromy猜想。”

 “按照惯例,今年我们应该颁发的是柯尔代数奖,但考虑到今年数论领域出现的重大成果实在让人无法忽视。所以,我们的评奖委员会,为这个奖项的评选足足争论了一个多月。”

 柯尔奖分为数论奖和代数奖,按照惯例一般是轮着来,并不会同时颁奖。

 比如,上一届颁给了数论领域的杰出贡献者,这一届便理应颁给代数领域的杰出贡献者。

 这种惯例不是没有被打破过,但破例的次数在历史上也是相当罕见的。

 如果只是孪生素数猜想的话,这一届多半会颁给德国学神舒尔茨,因为证明的Weight-monodromy猜想的意义并不仅仅是解决了这个难题,更是证明了他自创的P.S理论是一门强大的数学工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