烧烤豆腐碱水泡多久-eur9tv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3
  • 来源:
 【震惊!IMCRC最新结果,质量不再守恒!永动机或许不再是一个伪命题!】

 看到这行标题,陆舟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 这些搞媒体工作的,总是能用各种奇葩的解读方式,将他的鼻子一次又一次地气歪。

 IMCRC什么时候说过质量不再守恒了?他这个理事长咋没听说过?

 正确地理解“三组实验数据出现反常的质量膨胀现象”就这么困难吗?

 退一万步,就算物理学的大厦被推翻,永动机也一定是个伪命题。

 至少在地球上是的!

 “这些人写下这些东西的时候就不打个草稿吗?”

 看了几行感觉辣眼睛,陆舟一脸嫌弃地将报纸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。这种报道他真是多看一眼,都觉得浪费时间。

 “纸质媒体行业不景气,通过噱头吸引观众也是正常的……”看着居然都闲的开始读报了的陆舟,来这边串门的威腾不禁饶有兴趣问道,“怎么样,有一点头绪了吗?”

 “不要把我当成小叮当之类的东西,关于这件事情我知道的并不比你更多,”叹了口气,陆舟伸手握住鼠标,点开浏览器登陆了他熟悉的物理学论坛扫了一眼。

 不出他的意料,物理学界果然原地爆炸了。

 是偏相关讨论的贴文里面,至少有九篇是抒发难以置信的情绪。

 先是某位斯坦福大学的教授表示,如果不是月面对撞机出了问题,他就把平角裤和系在腰上的皮带一起吃下去。

 虽然陆舟也很怀疑,会不会是对撞机出了问题,或者是探测器同时坏掉了,但故障出现的如此一致,实在让人很难信服这种说法。

 再然后是牛津大学的某位教授站了出来,观点基本也是类似,不过他倒是没有怀疑是对撞机出了问题,而是将误差的来源归于统计学上的问题,认为是IMCRC负责这一项目的研究人员闹了一个大乌龙,IMCRC应该立刻成立专家组,对探测器采集到的数据进行重新分析。

 而另一边,Arxiv上已经有不少名不见经传的教授,已经开始对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提前下注了。

 毕竟理论物理学这个方向实在是太难了。

 这种难不只是学术意义上。

 还有现实生活这层意义上。

 除此之外,甚至不只是物理学界,就连数学界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。

 尤其是在mathoverflow这种牛人云集的论坛上,已经有不少数学界的大牛,开始兴趣盎然地讨论着如果这一切是真的,会不会给数学带来一些启示?

 陆舟不太懂这个启示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 即便质量不再守恒,也不至于连1+1=2这种全宇宙通用的算法都被颠覆吧……

 大概不会。

 “在来到IMCRC之前,我在CERN至少工作了三十年的时间,但这样古怪的状况还是第一次见到,”端着咖啡杯走到了陆舟的办公桌旁边,威腾沉思了一会儿开口说道,“站在一位数学家的角度,你觉得多出来的那部分质量可能来自哪里?”

 “不知道,数学不讨论具体存在的东西,但我知道质量和能量是不可能凭空增减的,除非……”

 威腾:“除非?”

 “除非来自时间的另一侧……”在说出这句话之后,陆舟张了张嘴,但很快便摇头否决了自己的猜测,“这不可能……这比质量和能量凭空增加还要不切实际。”

 时间不可逆,这也是物理学的基本定理——或者说共识之一。

 时空的曲率在某处可能发生变化,但它指向的方向一定是不变的。

 至于为什么这么说,理解起来可能有些复杂。

 想要搞清楚这一点首先必须明确,至少在主流物理学界的观点中,时间不是一个“东西”,也和构成宇宙的维度没有任何关系。严格意义上来说,它是一个“标度”,伴随宇宙大爆炸而出现,指向宇宙的终点、

 虽然不能排除以后会出现新的发现,重新定义时间这一概念。

 但至少现在,陆舟没有从IMCRC的最新发现中,看到这样的迹象。甚至于可以说,与其用时间的概念来解释多出来的这一部分质量,还不如将它归结于虚空——

 等等!

 陆舟的眼睛忽然微微睁了下。

 敏锐地捕捉到了陆舟脸上表情的变化,威腾连忙追问道。

 “你想到了什么?”

 “一种……可能有点不太现实的可能性。”

 威腾开玩笑道:“比弦论还要不靠谱?”

 “可能是的……”陆舟想了想,“假如,我说假如,在构成宇宙的n条弦之外,存在着一条第n+1条弦,它不属于我们所熟知的宇宙,贯穿宇宙的一生。它就好像……是墙上的一面墙,湖中倒影的湖。”

 后半句话,是陆舟从一个“人”那里听来的。

 在听完陆舟的话之后,威腾挑了下眉毛。

 “看来你偶尔也会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。”

 “还有谁也说过吗?”

 “纳什……你也许认识,他是一位被精神的痛苦所折磨的天才,在他还活着的时候,我还是挺喜欢和他探讨数学问题的。”

 “那真是太遗憾了。”

 “言归正传,关于你说的那些……我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性,但就像我们同样无法证明它一样,讨论这种事情是没有任何意义的。”

 顿了顿,威腾继续说道,“物理学的起点到大爆炸为止,讨论在此之前的东西除了凭空想象之外没有任何的意义。那里是一切科学的尽头,除非我们有一天能到名为宇宙的盒子之外,否则身处于盒子中的我们,根本没有一丁点儿的希望看到你所说的那个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