烧烤为什么烤肉容易焦-qn2560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1
  • 来源:
 五月的第一天。

 华国的劳动人民们,正喜迎劳动节的小长假。

 然而对于通信行业来说,却是发生了一场大地震。

 原本普遍被业界看好的3号亚太海底光缆项目,因为华国三大通信公司的不配合而陷入了停滞。而与此同时,因为这笔价值超过上百亿的订单无法兑现,SubCom的股价出现了大幅度的下跌。

 所有人都不明白,华国三大通信公司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。

 其实不只是外人想不明白,绝大多数三大通信公司自己的人,都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……

 金陵高等研究院。

 院长办公室里,坐在办公桌前的陆舟,正一丝不苟地在一张白纸上仔细地画着些什么。

 就在这时候,门口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手中的笔停下,陆舟将未完成的图纸草稿顺手收进了抽屉里,看向了门口说道。

 “门没锁,请进吧。”

 门开了,一张沟壑纵横、且很有特色的脸,出现在了门背后。

 “陆院士还是这么敬业啊,”一边走进了办公室里,王正斐一边笑着说道,“不放假休息两天吗?”

 “不忙的时候天天都是休息,忙的时候就算是过年也是一样,”看着在办公室沙发上坐下的王正斐,陆舟淡淡笑着说道,“……你不也是吗?”

 王正斐笑着摆了下手。

 “我?哈哈,我可没你这么不懂生活,现在可比以前轻松多了,再过几年说不准我都退休了。”

 相比起几年前内忧外患的局面,如今的华威集团面临的局面,可以说是好的太多了。

 从碳基芯片,到HV-1头盔,再到5G技术的火爆,华威集团的1+N战略进行到现在,已经初见成效。从产业链的最上游到下游的最末端,这个几乎完成了一整条产业链布局的半导体巨头,已经没有什么再能够阻止它的崛起。

 到了现在这一步,就算没有自己,华威集团也能够平稳地发展下去了。甚至于可以说,自己离开了之后,整个集团说不准将焕发出更大的活力,在变强的道路上走得更远。

 也正是因此,最近他已经在计划着,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从第一线的位置上退下来了。

 若不是为了表示对陆院士的尊敬,他原本都是打算将这场会面交给他选中的接班人来处理的。

 “原本今天我都计划好准备去度假了来着,结果听我秘书说,您有事情打算找我商量,我立刻就从沪上那边坐磁悬浮赶了过来,”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,坐在沙发上的王正斐笑着说道,“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项目,能让一向对生意上的事情不感兴趣的陆院士,都产生了这么大的兴趣。”

 听到王正斐这句话,陆舟的脸上做了个无奈的表情。

 事实上,即便是现在,他对商业上的事情仍然没有多少兴趣,这件事情他本来也是懒得参合进去的。

 但奈何这个任务是大长老亲自嘱咐他去做的,他也只能将这个任务扛了下来。

 其实,从其他人脸上羡慕的表情来看,陆舟大概能够猜到,这个任务肯定不只是任务那么简单,几乎是毫无疑问地会给他带来一笔“不小”的好处。

 甚至于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这也算是国家对他功勋的一种奖励了,就像东亚电力的股票一样。

 对于国家而言,货币只是一个数字而已,社会的发展不是单纯用钞票的数额能够衡量的。反正这笔钱谁赚都是赚到,不如让该赚的人去把这钱给赚了。

 只是陆舟自己倒是没有赚那么多钱的想法,毕竟量子计算机和量子通讯技术的专利就已经足够他吃撑了,经营海底光缆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实在没什么吸引力。

 于是,他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,那便是多拉一些人上车。

 一方面可以将麻烦事儿丢给其他人去做。

 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吃独食遭人嫉恨。

 毕竟这可是跨太平洋的海底光缆,未来全球信息网络的命脉,目测到时候还不只是修一条。

 这种东西掌握在一个人手上,还是有些太危险了……

 “王总对海底光缆项目感兴趣吗?”

 “海底光缆?”

 王正斐微微愣了下,第一反应是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不过很快他便敏锐地意识到,这句话背后可能包含着什么不得了的消息,于是看着陆舟好奇地问道。

 “陆院士有什么消息吗?”

 陆舟想了想,挑了一个可以说的东西,开口说道。

 “我们打算建一条跨太平洋海底光缆。”

 听到这句话,王正斐皱了下眉头。

 “不是说不建了吗?”

 “不建这个说法不够准确,”陆舟摇了摇头,“准确的来说,是不建落后的那种。取而代之的是,我们要建就建一条更先进的。”

 王正斐摸了摸下巴说。

 “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,要不……你说直接点?需要我们做什么?”

 看到这位王老板脸上困惑的表情,陆舟不禁有些头疼,到底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。

 然而就在他正头疼着的时候,忽然一下子反应了过来。

 等等,为啥我要纠结这种事情?

 这玩意儿等于特么白捡钱的事情,不应该啊!

 哪有求人去捡钱的道理。

 想到这里,陆舟也懒得解释了,直截了当地开口说道。

 “近些年来,我国推出了海洋强国战略,制定了建设海洋经济强国的发展目标。在这一发展目标下,加强海底光缆产业的发展建设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”

 王正斐:“……?”

 没有去管这位老头脸上懵逼的表情,陆舟没有停顿,继续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