窟了牙齿多久可以吃烧烤呀-2vxrcm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4
  • 来源:
 上京。

 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。

 站在媒体的镜头前,穿着正装的新闻发言人,用清晰而庄严的声音宣布道。

 “……考虑到国际社会的热切盼望,我方高层在经过研究之后决定,将于本月底开放‘火种’计划的参与申请渠道,并且欢迎国际社会共同参与到这项关乎地球、关乎人类未来的伟大事业中。”

 发言人的话音落下,惊讶的声音顿时在发布会现场传开。

 向国际社会开放“火种”计划?

 剧本和他们原本想的怎么有点不太一样?

 在此之前,国际上绝大多数媒体都将所谓的“火种”渲染成华国为殖民太空的野心铺路,而相关的研究自然也将以非公开的形式进行,却没想到华国竟然大方地向国际社会开放了参与到“火种”计划的门槛。

 只要具备专业以上的水准,都可以向负责该项目的部门提交申请,在得到批准之后便可以参与到该研究计划中。

 15亿RMB的投资,折合成美元超过了2个亿,对于绝大多数经费短缺的自然科学研究人员来说,华国对该计划的支持力度都是相当诱人的。

 也正如陆舟所预料的那样,在科技部方面放开了“火种”计划的参与门槛之后,各种参与研究的申请书,简直如同雪花一般从世界各地飘来。由于申请的数量实在是太过庞大,为了更快处理这些申请,科技部方面还专门组建了一个科级部门,来协助“火种”计划的项目方,协调这一大型科研工程。

 对于华国开放“火种”计划的门槛,国际学术界自然是持欢欣以及肯定的态度。

 然而,会这样想的人显然并非全部。

 对于不少将大国骄傲埋在骨子里的美国人来说,华国在这场航天竞赛上步步紧逼的脚步,无疑是一种挑衅。

 北美某脱口秀节目上。

 正好聊到了相关的话题。

 穿着白色西服的主持人坐在沙发上,将话筒递向了坐在他对面那个大腹便便的嘉宾,用搞怪地语气问道。

 “吉姆,你在银行上班对吗?”

 “是的,怎么了?”

 “我认为你是一个生活经验丰富的人,我可以采访一下你吗?”

 “当然可以,如果是我能回答的话。”

 “我们都知道和我们隔着一个太平洋的那个国家最近正在重建生物圈,并且邀请了很多学者去他们家里帮他们一起研究,你怎么看这次华国人的决定?”

 那个名字叫吉姆的嘉宾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,摆了下手说道。

 “怎么看?一个一直对你的邻居很吝啬的人,突然敞开了自己的口袋要请你喝啤酒,你会怎么看?他要么是看上了你的车子,要么是看上了你的老婆,或者两者都是。”

 台下传来了哄笑的声音。

 对政治的调侃,几乎是这类脱口秀节目的惯例了。

 只不过这一次,比较露骨而已。

 不只是北美的脱口秀节目,立场保守的纸质媒体也是一样。

 比如在最新一期的《纽约时报》在报道中便宣称,华国向国际社会开放“火种”计划,是在为其展现太空霸权的野心铺路,呼吁北美本土的研究机构和学者谨慎参与该项目。

 将这篇报道从头看到了最后,陆舟只是笑了笑,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美国人会产生这样的想法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毕竟从冷战时代建立的太空霸权,已经成为了美国国家荣誉的一部分,而这份骄傲如今受到了后起之秀的挑战,北美的媒体会在这个问题上如此同仇敌忾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 不过,这样的报道,几乎产生不了任何影响。

 与大多数保守主义者的平民不同,大多数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的学者都是国际主义者,而他们的研究成果造福的也大多是全世界。谁愿意负担经费供他们继续研究,那么他们便会替谁工作。

 只要“火种”计划开放的消息放了出去,甚至不需要过多宣传,他们自己就会买上机票飞过来。

 除非美国人打算重启生物圈三号,或许勉强还有点用处,毕竟在经费相差不多的情况下,大多数学者还是更愿意去软硬件条件更好的北美从事此类研究。

 然而很遗憾,指望美国国会为这个计划买单,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。

 加利福尼亚的实验堆和NASA申请下来的“阿瑞斯”计划都是经费黑洞,即使是美国也很难在承担两个超级工程的同时,再去负担一个大型科研工程。

 哪怕这个经费黑洞,比前两者看起来小不少……

 至于期待华尔街出钱,那就更不现实了。

 洛克菲勒财团已经被这个生物圈二号坑过一回,如果没有特别的理由,没有哪个资本家会再往这个大坑里跳一次。

 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,很快到了春节前。

 所有的发射工作已经准备就绪,需要投送到月球上的设备,也已经装载到了蓄势待发的祥瑞号上,准备在春节的那天为全国人民送上一份别具一格的大礼。